lycopper

Viotrain:

(很久以前写的东西,就配一首我最喜欢的专辑里的歌罢,贴到这里)


学生作词,先生作曲,老人家的情歌
——Just a Soul Boy方大同


有人说他只有小学文化。

我想他们说的并没有什么错。他是个出生在夏威夷的香港人,短短十几年里到处搬家到处乱跑,只在上海读过五年的小学,其余的都通过美国的函授课程来学习。不管怎么看,他总是看起来傻呆的样子。初期刚刚接触他的音乐,天真地以为他是才华出众,词曲双全的创作型歌手,误以为“一人留,两人疚,三人游”这种简洁却隐晦了情感的短句,亦或“我们一个七情上面唱着情歌,另一个黑了脸走猫步绘影绘色”这种充满幽默感即视感的巧妙对比都是出自他的笔下。可是在某一次无意中瞥到手机上显示的词曲创作人的时候,我惊呆了,在我查遍了几乎他所有作品之后,我才知道,好吧,他写的词,说白了,就是在用大白话讲故事。他唱情歌,说过很多情话,讲各种各样现代的、古老的、美好的、失意的爱情,可是碰到女生只会蹩脚地说一句:我的名字是Khalil,能不能让我认识你呢?


2009年Timeless香港演唱会,一连三天的票房于一天售罄。

那个现场,我看了几十次。歌曲的顺序、他唱歌时的手势和表情、介绍乐队成员时说了什么,甚至什么时候换了一把什么样的吉他,我几乎能全部背下来。

那个年头,我疯狂地迷恋这个戴黑框眼镜,抱着吉他,就算不着华服,仅仅改编翻唱别人的歌也能在舞台上熠熠生辉的Soul Boy。安可的开头,黑暗中传来爵士鼓声,在大家安静的猜测中突然一束光打过来,镁光灯下是他挽起白色衬衣的袖管奋力打鼓的样子,脸上的笑容仿佛是成功地给了观众一个惊喜。

他又笑得像个孩子了。


我没有贴标签的习惯,不过,简单、干净、纯粹,这些词放在他身上都不为过。连他的名字都这么简洁。方大同。Khalil,阿拉伯语中朋友的意思。他的音乐也是一样,纯熟精湛的吉他弹奏,soul系音乐标志的自由流畅的转音,高人一等的R&B技巧,one man band一般的音乐实力,精良的音乐制作,不断尝试创新的努力。初期的专辑这样的他总让人感觉贩卖的不是专辑而是音乐理念,一开始那些有点怪怪的,并不朗朗上口的旋律,仿佛商业气息都很少沾染。从初期的《Soul Boy》《未来》新鲜的音乐风格冲击听众的耳朵,到《橙月》虽中规中矩但温暖耐听的情歌叫好又叫座,时隔一年后憋出来的翻唱专辑《Timeless可啦思刻》,优越的编曲让我们领教了,有些歌,是一辈子的。就算是处在时空交错中,方先生也让我们听到旧曲新意,和,他的心意。

《15》和《回到未来》作为他在华纳音乐的最后两张作品,之所以受到许多争议,也是因为音乐风格有所改变的缘故,有人并没有听到原来的方大同。如果说是“回到未来”,更不如说是在“未来”的路上又向前走了一步。最新的专辑《危险世界》,方先生换了新东家,更加如鱼得水(我行我素),首先派台的单曲《危险世界》,宏大而复杂的几十上百条音轨融合,电子音乐和乐器的多种形式结合,六分钟内,展示了一个结构复杂,听觉华丽的超现实音乐空间。不断创新,不停进步,一手掌握音乐大局,事事亲力亲为,尽管脱离了几年前橙月暖男的影子,这样的方先生,你喜欢吗?


一直记得他说过,他的心里住了一个老人。别看他唱了这么多情歌,他的band leader,Edward Chen孩子都有两个了,他却只和吉他谈过恋爱。而且,他的音乐总能听出“大同世界”的影子,简单不过的歌词也能读出点儿什么来。《小小虫》教你怎么谈恋爱;简单甜蜜的爱有《简单最浪漫》《每个人都会》,复古的爱有《苏丽珍》,《黑洞里》是幻想中的有趣的外星人与地球人的爱情,《桃花运》里,中国风元素融合西方爵士乐,唱醉了百花下的古典爱情;保护环境要《暖》,《Gotta Make a Change》帮你建立人生观,《Goodbye Melody Rose》告诉你珍惜生命;新专辑里,《僵尸》讽刺遍了人心黑暗、人言可畏……在音乐里,他也像个看破红尘的传教士,就这样简单地告诉你,这个世界,整个人生,就是这个样子。


回忆高中时候,我听过一张专辑

学生作词,先生作曲,老人家的情歌


——给曾经迷恋过的白衣少年,Khalil Fong



评论

热度(19)

  1. 留声机Viotrain 转载了此音乐  到 文艺音乐收割机
  2. lycopperViotrain 转载了此音乐